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APP如何实现变现收益,教程来了!

2021年05月06日 09:52

最近,很多企业在优联互通这边定制开发过APP后,对APP利用率并不高,导致APP给企业带来的效益不是很高。针对这一情况,优联互通专门开一篇文章,为大家介绍企业如何通过APP赚取更多的钱,让企业把APP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了五点利用APP赚钱的方式,感兴趣的要仔细阅读哦!

一、收取广告费

现在几乎稍微有点流量的APP都会在APP内设置广告位,有的在页面、顶部或者底部,给其他企业打广告,通过广告收取相应的费用。费用可以通过展现时间、点击量、转化量的方式来收取,一般都是按照展现时间收取。在选择广告商的时候,尽量选择和自己企业业务有一定关联的,这样不会影响用户的体验。

二、收取知识费

现在知识付费的平台有很多,比如百度文库、腾讯课堂等,都是属于知识付费APP,企业也可以在自己的APP上上传一些知识内容,用户想要获取这些内容就必须付费才能看到。


三、流量变现

流量引导也是经常见到的,我们可以从一个APP引导到另外一个APP,这种方式就是流量引导,这种引流方式也可以赚钱,它不是免费引流,需要收费的。

四、销售产品

企业开发自己的APP一般都会在APP上售卖自己的产品,通过APP向用户展现、宣传产品内容,最终达到盈利的目的。企业也可以帮助其他企业售卖产品,从中可以收取返利。

五、收取功能费用

APP有很多种类型的功能,我们可以设置不同类型的用户提供不同类型的功能,这样我们可以从功能服务方面进行收费,普通功能我们可以使用免费方式,如果想要获取更高级的功能需要通过付费才能使用,这样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


以上就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总结的五点APP赚钱方式,如果您对APP开发行业感兴趣,欢迎关注【优联互通】公众,查看往期行业资讯,了解更多APP开发内容。


相关推荐

选择有实力的软文合作平台,才能省时省力!

软文推广是现在众多网络推广中成本最低、传播性最强的一种手段,软文推广对公司品牌推广和知名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如何做软文推广才能做到高收录、高排名,是现在所有做软文推广的朋友们共同关心的问题。今天小编啊少就以自己做了多年软文的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软文推广做到高收录高排名的技巧。软文推广跟普通广告一样,最终都是为了达成销售的目的,做过互联网的朋友都知道,软文推广的命脉是被搜索引擎收录,只有被搜索引擎收录的软文,软文中推广信息才有可能被用户看到,最终产生引流转化的作用。软文推广想做到高收录高排名,这其中有很多技巧性的东西。一、软文推广的实施计划很多人在做软文推广时都缺乏战略性的策划方案,以为把软文发布出去就完事了,事实上,软文推广需要规划性的工作方案,比如关键词做哪些、软文怎么发布等等,做出一个可行性的发布计划,并结合发出去的软文的数据及时调整计划,切忌盲目的去发软文,以免浪费时间和金钱。二、软文内容质量原创度软文推广想要被收录或者有高排名,关键在于软文的质量,也就是软文的原创度。百度这些知名的搜索引擎特别喜欢收录原创度高的文章,因为这是读者愿意看的。所以,软文是否收录以及排名高低其实决定于软文原创度的高低。什么样的软文才会被收录和获得高排名?1、标题软文的标题是重中之重,是搜索引擎收录信息的重要依据之一。标题尽量使用长尾词,并同时覆盖出现一次目标关键词。2、关键词当标题确定接下来后,就要进行关键词布局,布局关键词时可以在文章首段重复一次标题,在文中出现3-5次目标关键词即可。3、软文字数软文不是硬广,在字数这块没有特别的要求,大概在800-1000字左右即可。字数内容太多,读者反而没耐心看完。三、软文发布的媒体平台软文发布的媒体平台,根据软文的类型不同可以分为两种:1、品牌推广软文品牌推广类软文的发布,需要选择一些权重高的门户网站或者知名度大的媒体平台发布,这样软文的流量和转载率才会高,而且可以间接体现品牌的实力。2、营销性质软文营销性质类软文的发布,只需要选择一些地方门户、行业性网站等资源进行发布即可。推广时,可以多结合一些长尾关键词进行发布,从而有效提高目标关键词的搜索排名率。现在软文推广的渠道是比较多的,靠自己寻找合作资源是比较难的,选择一家有实力的软文推广平台进行合作,反而省心省事省力,还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像找易推etui这样的平台就比较好,发文靠谱有保障。

2020年06月30日 11:58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昨日,最后8名专家撤离武汉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随着湖北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国家卫健委和中央指导组的最后8位留守武汉的专家,昨天(4月27日)乘坐高铁离开武汉。在这个专家团中,有一位是来自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李绪言。从1月26日起,他就一直驻守在武汉市肺科医院的ICU病房。最后几天,又转战到省人民医院东院。在乘车赶往武汉站的路上,李绪言一直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拍个不停。短短几分钟,他就连发两条短视频。他说,临行前,要记录下复苏后的武汉。离别的时刻,他还惦记着自己救治过的病人。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李绪言:刚跟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通过电话,之前我们救治的一个40岁的上ECMO的患者,上了四十天现在基本康复了。这种重症患者尤其是极危重患者大家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能够看到他们康复我们也觉得特别有成就感。4月15日,最后一支国家医疗队——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撤离武汉。但该医疗队有5位专家却留了下来,参与最后几名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终于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也能够让这个城市能够正常运转,我们也是感到非常高兴。

2020年04月29日 00:02